湖北日報全媒記者 江卉  報道


大學教授陳長清創辦的武漢優煒星科技有限公司,致力于制造中國自己的半導體紫外芯。成立僅兩年,就躋身光谷“瞪羚企業”。到去年底,年產值已超過4000萬元。2019年,產值預計將達7000萬元,利潤超過1000萬元。


3月26日,湖北日報全媒記者采訪了這個創業團隊。


一塊集成電路板卡住研發“脖子”

一枚小小的半導體紫外LED燈,能量驚人,宛如人造“小太陽”。裝在空調、凈水機上,可以消滅99.99%以上的細菌;美國海軍裝在軍用水壺上,可以將流動水源凈化為飲用水;照射5分鐘,可以殺滅99.9%的C型肝炎病毒……


陳長清介紹,半導體紫外LED可廣泛應用于消毒殺菌、醫療、光纖固化等領域。長期以來,半導體紫外LED芯片技術一直被國外企業壟斷。


海外求學多年,陳長清成為紫外LED材料與芯片領域專家?;貒院?,他在華中科技大學武漢光電國家實驗室工作?!澳阌邢冗M技術在手,為何不讓它走向市場?”2015年,武漢光電工業技術研究院向陳長清發出邀請。


大學的支持、工研院的力邀,點燃了他的創業激情。2015年10月,公司從華工創投獲得首筆融資;2016年1月,陳長清的大學室友、蘇州高新創投基金合伙人喬峰伸出橄欖枝,公司獲得該基金的A輪投資。


創業路上,陳長清也遭遇過“卡脖子”?!奥闊┏鲈谘邪l階段?!彼貞?,紫外LED產品生產的關鍵工藝之一是芯片集成電路板的制備,要在表面貼裝生產線上進行產品“打樣”,完成印刷、貼片、回流焊、檢測等多個工藝程序。


在武漢,一些擁有表面貼裝生產線的大型企業不接小批量、個性化訂單,而小作坊又實現不了產品的高端需求。迫不得已,優煒星只得在廣州找工廠委托生產,不僅成本高,研發也受限。


公共服務平臺送來保姆般的服務


得知優煒星遇到困難,武漢光電工研院伸出援手。在工研院公共服務平臺上,有多條專業的第三方表面貼裝生產線,專為初創企業的研發、產業化試驗服務,即使一片樣品也能生產,而且可以隨時進行修改、迭代。


該平臺先后為優煒星完成120多個小型集成電路板樣品,總價僅7000余元,每片電路板樣品成本不足60元。即便如此,平臺依舊安排專人,用一條獨立生產線為其生產,并跟蹤樣品的質量和使用情況?!肮ぱ性浩脚_不亞于斯坦福大學?!标愰L清感慨。


在上個世紀80年代,斯坦福大學為科研和生產穿針引線,造就了硅谷。


掃除了攔路虎,陳長清和團隊專注研發,接連攻克半導體核心技術。


材料外延生長是制造深紫外LED最核心的半導體工藝,直接影響產品品質和成本。在這一領域,美國傳感器電子科技有限公司(SETI)技術全球領先,可制備出0.3微米厚的AlN單晶薄膜。


經過努力,優煒星制備出10微米厚的AlN單晶厚膜,厚度是美國公司的數十倍。


在同等面積的基板上,要封裝集成更多的燈珠,才能實現更高功率密度的紫外光照。這一過程中,能否更有效地散熱,成為技術成敗的關鍵。


經過反復試驗,研發人員選擇氮化鋁陶瓷作為基板,采用全球先進的倒裝共晶技術進行封裝,使熱阻降低到每瓦5.5K以下,遠低于國外企業每瓦20K的水平。


截至目前,陳長清團隊已申請專利20余項,成功研制出世界先進的紫外LED核心材料、芯片與器件。


加固“護城河”進軍百億市場


有了過硬的產品,如何尋找市場的突破口?


一個偶然機會,公司總經理張建寶和技術總監戴江南聽同學說起,一家印刷設備公司使用紫外LED光源對噴繪出的墨水圖案進行瞬間快速固化,效果好、訂單多。但是苦于紫外LED燈全部從國外進口,價格不菲,售后服務也跟不上,急需國產替代品。


很快,優煒星憑借過硬的技術,順利拿下這家公司的訂單。此后,陳長清團隊又在酒瓶絲印、光纖涂覆、液晶等領域開疆拓土。


2017年,優煒星成為光谷最年輕的“瞪羚企業”之一。


優煒星的快速發展,讓陳長清團隊信心更足了。2017年,優煒星成立控股子公司湖北深紫科技有限公司。


陳長清介紹,優煒星的產業方向是波長在320至400納米的近紫外LED產品,而深紫科技則瞄準波長200至320納米之間的深紫外LED芯片及應用。


深紫外技術門檻更高,主要用于殺菌消毒,這一市場規模將超百億元。產品一旦成熟,直接安裝在空調、凈水機、冰箱、汽車上就能消毒殺菌。


深紫外LED技術,除了殺菌還能保鮮?!坝蒙钭贤釲ED燈照射過的西紅柿,可延長6天的保鮮期?!标愰L清表示,如果在冷鏈物流車和大型商超的保鮮貨柜上,加裝深紫外LED燈,水果、蔬菜、海鮮、肉類的保鮮期就能延長。


目前,深紫科技LED芯片產品在部分技術指標上,可與領軍企業韓國LG旗下產品相媲美,并獲得國內知名家電廠家訂單?!霸谏钭贤忸I域,深紫科技將成為一支重要的中國力量?!睂ξ磥?,陳長清信心滿滿。


短評

破除成果轉化“中梗阻”

□ 江卉


科技成果轉化難,一個重要原因是中試階段的投入不足,缺乏從實驗室科技成果到產業化技術的中間平臺。


優煒星打造中國自己的紫外芯,關鍵時刻卡在了“打樣”上;光谷海歸博士張發明研制“讓國人買得起的抗癌藥”,卻苦于本地找不到合適的中試平臺。類似“中梗阻”,成果轉化中并不鮮見。


破解科技成果轉化難,關鍵要破除成果轉化的“中梗阻”。在創新鏈條上,要建設更多公共服務平臺。


平臺不是簡單給技術和市場“牽線搭橋”,而是要實現深度融合,提供全方位的服務。武漢光電工研院的服務平臺、光谷生物城的藥品研發儀器平臺,都為成果轉化企業提供了貼心服務。


梧高鳳必至,花香蝶自來。破除制約科技成果轉化“中梗阻”,創新之花才能結出豐碩的成果。